顶部--> 自由推介-->
当前位置:艺术财商频道 > 详细内容

武明中:从心出发

2019年7月2日来源:今日艺术网作者:采编/严虹

艺术家武明中

2019年6月15日下午,艺术家武明中“视外观内”个展在798芳草地画廊隆重举行。展览呈现了武明中近几年创作的两个系列的最新绘画作品,试图以“观”为线索,呈现武明中创作对象的一体两面:外部世界与内心状态。

我于6月11日下午前往武明中工作室,代表《今日艺术》杂志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。试图借这个采访对话聚焦艺术家自身,关注其创作的历程与转变,追溯其艺术的轨迹和价值,探讨作品的复杂性和深刻度,向观众还原艺术家最本真的思考和创作状态。

重生—向美杜莎之筏致意 580x300cm 布上丙烯 2018

策展人王端廷在文章里说武明中是21世纪初跻身于中国当代艺坛的“全球地方主义”代表艺术家,我在展览开幕现场采访王端廷,请他阐述什么是“全球地方主义”?他说“全球地方主义”是全球化时代,用本土艺术语言表达人类普遍关切,或用世界艺术语言讲述地方故事,追求全球化与地方性协同融合的艺术观念。

严虹对话武明中
时间:2019年6月11日下午2:00
地点:北京顺义水坡村武明中工作室


今日艺术:上次见你是去年冬天的一个饭局上,跟你聊天,我觉得你能够用几句话就把问题的核心说出来。
武明中:我就那几句话的本事,其他就不行了。(笑)

今日艺术:你的语言表达能力特别好,言简意赅,直指人心。这是我第一次来你的工作室,刚才看到你的原作之后,我觉得要比从展览宣传链接里看你的作品更有视觉冲击力。
武明中:你在工作室看到的这些作品都是这几年画的一批新作品,展览选择了其中一部分作品。

今日艺术:我看过王端廷的一篇写你的文章,他形容你是中国当代艺坛的“全球地方主义”(Globalocalism)代表艺术家,你如何看待他的这种说法?
武明中:这是个新名词,全球的地方的,我能心领神会,符合时代特征,也适合我的绘画,但我解释不好,需要王端廷老师来阐述。王端廷在考察21世纪中国出现的新艺术以及我的个案时发现,我的绘画难以归类,其他的批评家也有此同感,不能用八、九十年代出现的艺术去认知我的艺术。这些年来,我也说不清楚我的绘画是什么,只知道这样做是对的。所以皮力在2006年评论我的文章里写道:“武明中的实践仿佛在告诉我们,重要的不是纠缠绘画是什么,而是去发现绘画可以用来做什么。”近来与资深媒体人裴刚聊及我的绘画,他提出我的绘画既不是具象也不是抽象,而是形象,在艺术语言系统里,我创造了一个玻璃人的形象。

今日艺术:这次你的展览主题“视外观内”,这四个字涵盖的内容很多,为什么把展览定为这个主题?
武明中:这四个字是从我的绘画系列角度提出的,视外有观天下的意思,指向社会外观,观内就是观自己,内省。

一个人 300X180cm 布上丙烯岩彩 2016

今日艺术:这个主题是你定的还是策展人定的?
武明中:主题是策展人起的,这个主题主要是根据我展览的作品内容定的,一个是观天下的外界社会。一个算是内省的、内观自己。

今日艺术:这是两个不同的维度,向外看和向内看有差别吗?
武明中:有。

今日艺术:比如?
武明中:比如说向外勾起的是欲望,外界的刺激特别激发欲望。向内是内省。所以我觉得就像一个人的一体两面或者一体多面。

今日艺术:“视外观内”代表你作品的两个系列。
武明中:这次展览主要有两个系列,一个是大家熟悉的红酒玻璃人形象的绘画,如“重生”,“自由行”;一个是这几年创作的内观系列绘画,如“独与天地往来”等等。

今日艺术:你为这个展览准备了多长时间?
武明中:这次展出了近4年来创作的部分作品,数量不多。这个展览是我阶段性的呈现。

小心 2018-1 120x100cm 布上丙烯 2018

今日艺术: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做“视外观内”的展览?
武明中:2014年做完个展“嗨,慢下来!”之后,想沉淀下来依照自己的心再推进自己的绘画,这几年我几乎没有参加艺术圈的活动,已经从大家的视野里消失了,我只是一个在微信里为朋友们频繁艺术活动点赞的人。(笑)

今日艺术:今年的“抄袭事件”导致现在的艺术生态很严峻,你很乐观在现在推出这个展览?
武明中:因为我的画不怕去被鉴别嘛,不抄,不仿,不偷,不抢,这是我自己创造的,国际上没有。我希望大家拿着我的东西去对比。因为从2002年我开始画的时候,我也使用当时的资讯查查有没有人画过这种玻璃人像,发现没有,心里就踏实了。

今日艺术:我看你的展览记录,2014年你在程昕东国际艺术空间举办完“嗨,慢下来!”展览之后,为什么就没有再举办过展览?
武明中:因为从做完那个展览之后我就想再沉下来,把自己的画再继续推进,而且几乎群展也没有。那几年我基本上是深居简出,这一沉下来往下一坐,现在发现站起来好难。所以说这人做事啊,还得站着做。

今日艺术:但是内心和精神世界的积累我觉得就会不一样了?
武明中:我觉得沉下来的确是往深里探索一些东西,也是在画上推进。

今日艺术:所以说观内嘛。你是一个自省的人。
武明中:观内,内省,检讨。

欢饮牧溪的猴子来访 120x120cm 布上丙烯岩彩 2018

今日艺术:你从观众的视线里“消失”了5年,现在我们一起来梳理一下你的创作可以划分为几个阶段?
武明中:九十年代我在绘画上有许多的尝试,那些年一直在寻找自己,画了一些条形码和蛋系列以及其他类型的画。

2002年通过自己脆弱的感受,开始试着画玻璃人形象的作品,从这个时候起心里知道找到自己了,终于将自己的长处汇聚在一起。那时候,作品因为新,因为独特,一出现就备受关注,当代艺术圈里突然冒出这么一种画、这么一个人来,我被批评家杨卫称为“黑马”。以“嗨,小心!”为主题的红酒玻璃人是这个时期主要的艺术特征,也触及了一些社会性的题材。

2011年又因为身体健康出了状态,开始画松石鹤题材的作品,中国传统元素的松石是红色的,人是空的、透明的。

2015年之后画了一些这次展览的作品,内省的、东方的。多年来,欲望的我和内省的我,一直纠缠着我,但都是真实的我。

今日艺术:在你的艺术创作中,不同时期的作品之间有一条主线。
武明中:嗯,有一条主线,在我的绘画中,一直贯穿着玻璃人形象。

今日艺术:你创造了一种带有玻璃质感的语言方式,让观者深深地感觉到了一种易碎的危机,请问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吗?
武明中:我有悲观的时候,但不悲观主义,虽然容易受伤,但是能够自舔伤口,我能够用乐观的方式对待悲观的东西,比如我的画,有华美喜洋洋的腔调,但我只是心存隐忧,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画的题目会用“嗨,小心!”的缘故,玻璃质感的隐喻不言而喻。

嗨, 小心! 之十五 190x160cm 布面油画 2003

今日艺术:我觉得你是一个以悲观作底色的乐观主义者。
武明中:你说得很好,悲观作底。底色是悲观,但是用乐观的方式对待。

今日艺术:你是画如其人。
武明中:画如其人,我的这颗玻璃心主要来自于欲望,实际上欲望越强越脆弱。欲望越多,患得患失就越多。

今日艺术:你的艺术创作就是你的个人生活,非常真实、真诚。
武明中:我觉得艺术创作就是一个人的生活。

今日艺术:你有一个作品“爱能持续多久”,在网上流传很广,可以说是这个作品引起了我对你的关注。
武明中:现在回想起来,我的作品在创作之初,总是由痛引起的。2002年开始在画布上画玻璃人,起因是因为心痛,当然不是心脏痛,而是由情感伤痛引起的心痛,是对人与人关系脆弱易碎的伤痛体验,命运使然,给我那样的经历,给我创造之源。那张画“爱能持续多久?就是一种追问,是那个时期的表达之一。2010年的病痛,受到死亡的威胁,也让我早早地有了生死的身心体会。我的作品不像蒙克那样,以画面的伤痛气息直接表现痛,而是在画面的赏心悦目里化解痛。

今日艺术:除了黑灰白,我发现你对红色有特别的偏爱。
武明中:我喜欢红色,因为红色总是让我感到愉快,并且有激情。(笑)

爱能持续多久? 160x200cm 布上丙烯 2007

今日艺术:看过你一系列的作品,比如《朋友,小心轻放!》《拍吧!》《嗨,小心杯子!》《宝贝,小心!》《吃吧!》等,从这些作品可以看出你是一个极其脆弱又敏感的人,你有一颗玻璃心,是这样的吗?
武明中:你提到的这些个作品题目,都是我得意和爱用的名称。我是因为物欲而脆弱,所以心是玻璃的。
今日艺术:你的“视外观内”展览让我想起“嗨!小心!”的展览,这种网络时代口语化的表达,特别吻合当下人的一种状态。
武明中:我喜欢口语话的表达,特别喜欢这个题目,“嗨!小心!”提醒自己,提醒世人。

今日艺术:中国传统文化对你的艺术创作有哪些影响?
武明中:中国的当代艺术家有两个娘,一个是中国,一个是西方当代。中国是生母,西方当代是养母。生母奶少,不够吃,身体里是有好的养分但挤不出多少奶来,吃不饱,还经常让孩儿们分不清是好奶还是腐奶。养母乳大奶多,好吃量足,但容易把中国孩儿的胃吃歪,养母的体味有时候会呛鼻子,哈哈,说笑了,但养母的确养育了中国的当代艺术。这是中国艺术家的文化教育背景和时代宿命,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来谈传统和当代就有了依据。

宝贝! 130x160cm 布上丙烯 2010

今日艺术:在传统和当代之间你有怎样的思考?
武明中:这些年我从中国传统里感受到了一些东西,我的体会是按照西方的逻辑生活或者进行艺术创作是损耗人的,这是我开始质疑以西方价值为主导的当代文明形态的原因,尤其是进化论、科技至上的新宗教和对快的追逐。而中国传统文脉的精华是养人的,有适合人活着的好东西,比如天道地道,易经的变化观,可以造福当代人类的生存需要。只是要拿出来,怎么被当代人类使用,适用于当代,可操作,难。这些年我在摸索,我在我的画里把牧溪的柿子和西瓜切开,就是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有什么,新鲜吗?能吃吗?

今日艺术:你曾经在2003至2004去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访问学者,2005又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访问学者,在国外这几年的工作和生活的经历对你有哪些影响?
武明中:在俄罗斯看博物馆让我认识到博物馆不需要重复的东西,因为历史上各个时期的好东西太多了,没有地方再放重复的东西。在列宾美术学院让我看到什么是和我们当代没有关系的教学,在美国让我看到正在发生的艺术。

今日艺术:你是如何自由转换艺术家与大学老师之间的身份的?
武明中:当老师要本分,当艺术家要出格,在艺术圈里不能摆老师的样子。

少年与狮子 200X250cm 布上丙烯油彩 2013-2014

今日艺术:你的创作灵感来自什么?
武明中:灵感是个珍贵稀有的东西,不能把念头和想法与灵感混谈。到目前为止,我真正的艺术灵感只有一次,这是生活遭遇给我的痛所闪现的灵感,就是脆弱,我抓住了它,把它成功转化到艺术的个人表达上,又合乎当代艺术的观念表征,不模仿不山寨,独一无二,这是我在艺术上自信立得住的地方。

今日艺术:当初是一种什么样的灵感让你创作了“红酒玻璃人像”?
武明中:情感上受了刺激,痛,这让我一机灵,觉得脆弱是可以表达的,这个灵感是生活给我的,然后就开始在画布上尝试。玻璃有硬度,又易碎,只是这个玻璃形象得靠我自己写实的功力凭借想象去编,没有实际可参照的。

今日艺术:现在回头看一下,当初你这个“红酒玻璃人像”一出来,就被那么多人追捧,评论家,收藏家,市场,媒体纷纷叫好。你觉得是什么样让你一下子就走红了?
武明中:我觉得一是我的画比较新,大家没见过。二是我的作品挺合那个时代。按王端廷的说法我属于晚熟的,我的同龄人包括有些成名的70后都是我的艺术前辈,我是2000年以后的产物。

今日艺术:你是大器晚成。
武明中:所以王端廷在写我的文章里用到“跻身”这个词,我觉得这个形容挺对的。那时候艺术圈按照时间顺序已经各就各位了,突然冒出来一个武明中。

朋友,小心轻放!2008-1 布上丙烯 410X210cm 2007-2008

今日艺术:那会儿你在学校当老师。
武明中:我一直在学校里面,90年代一直在寻找自己,与当代艺术圈没有交往。

今日艺术:你当年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吗?
武明中:有,我知道我不能画什么,但是画什么也不知道。

今日艺术:你当时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半,很多人连这个也不知道。
武明中:我当时就想:别人做过的东西我就不能再做了,我不能做重复的东西。我一直看不上那种拿别人的语言和风格再加进自己题材勾兑的东西,一直想有自己独特的,哪怕一辈子不成。

今日艺术:你当年在90年代那会儿没有火的时候心里着急吗?
武明中:急啊,那时候肯定急。心里郁闷痛苦。

今日艺术:那你怎么排解呢?
武明中:排解就是承受它,心里对自己有要求和有期望。当时也问过自己:如果这一辈子在艺术上没搞出名堂来,你还坚持吗?还要活着吗?还要苟且吗?

愚蠢画家武明中向杜尚的作品“对弈”致歉! 230x280cm 布上丙烯 2006

今日艺术:2007年程昕东国际艺术空间做完你的个展之后,你就一举成名了。
武明中:我是2005年先参加韩国的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展。当时一下子就曝出来了。2006年程昕东来找我,他拿我的画去参加博览会和展览,开始有一些销售,然后就定下来2007年要给我做个展。

今日艺术:2009年在今日美术馆举办的大型展览,应该说这是你艺术生涯里面一个高峰时期。
武明中:对,目前来看是一个顶峰。当时有绘画还有影像,画都比较大。

今日艺术:2009年的展览做完之后,你的身体就出现问题了。
武明中:2010年就生病了。

泡泡 150x100cm 布上丙烯 2018

今日艺术:是不是跟你前面的透支有关系?你那会儿太拼了。
武明中:拼也是一个原因,我觉得这是老天的安排,接受它,所以我的心态比较好。

今日艺术:你的这种自我安慰很宿命。
武明中:宿命,接受老天的安排,老天爷就给你这个了,你只能承受。我可能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,知道人不可能老这么好也不可能老这么坏。

今日艺术:你那会儿就有这种忧患意识?
武明中:对,我读《易经》,知道物极必反。所以,我信命。

今日艺术:我觉得人的命运很戏剧性,身体会突然让你的人生来个急刹车。让你经受打击然后变得清醒,让你痛苦,痛定思痛。
武明中:是的,让你痛,然后让你重新再调整,我为什么画石恪的《二祖调心图》,就是一种调心,唯一能做的就是调心。在任何情况下,努力把自己的心调平衡。

今日艺术:所以当我看到你那幅自画像,仿佛看到了自己,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你看,我现在跟你讲这翻话的时候,我胳膊上是起鸡皮疙瘩的。
武明中:你很敏感。平衡,因为我们心是容易倾斜的。
今日艺术:生病让人瞬间开悟。
武明中:健康的门关闭了,另外的门为我打开。懂得平衡,就会一直悠悠往前走。

嘿嘿! 162x130cm 布面丙烯 2002

今日艺术:那2010年生病之后,你的作品又有哪些变化呢?
武明中:开始画一些爱的题材,比如《母与子》,后来又画了“松石鹤”,开始从中国传统文化里去找一些能滋养我的东西,我在想如何把中国文化在当代变得有意义。

今日艺术:2014年你在程昕东国际艺术空间举办完“嗨,慢下来!”展览之后就真的慢下来了。
武明中:慢了,想快也快不了。

今日艺术:2014年之后,你花了5年的时间来沉淀自己。
武明中:沉淀,有时候也想出来,但出不来。

今日艺术:你沉寂了5年,大家都以为你隐居退出了。
武明中:对啊,实际上不是。在画画,作品反复改,画完放着,然后过段时间可能又改了,这样反复改,要找准那个调,需要一个时间的过程。

今日艺术:那个调有标准吗?
武明中:心里有,说不清楚。

今日艺术:你在探索。
武明中:对,探索。

今日艺术:探索就说明在往前走。
武明中:往前走挺苦的,苦的主要是内心,我以前是按照西方的逻辑走,进化就是取代嘛。如果按照《易经》的变化观进行艺术创作,创造的空间还是很大的。要改变观念,拿出中国最好的东西。

再调心2017-1—向石恪“二祖调心图 ”致意 180X120cm 布上丙烯岩彩 2017

今日艺术:是变化不是进化。
武明中:对,是变化。我觉得读《易经》读的就是变化,就是好的时候不好的时候都很正常,为什么?因为它是在变化中的,今天状态不好,心情不好,明天莫名其妙就好了,我们都有这个体会吧。

今日艺术:这就是无常。
武明中:无常就是常,一切是在变化中的,这起码不会让人特别死心眼。这两天过不去,过几天肯定能过去,熬着嘛。

今日艺术:一种煎熬?
武明中:对,煎不知道,反正得熬。

今日艺术:那这5年里面,你远离艺术圈,其实就是远离名利场。
武明中:其实我不想远离名利场。

今日艺术:那你这5年来的隐退是自动还被动的?
武明中:一开始是自动的,就想静下来、沉淀下来做作品。但是一沉下来一坐下来,再想站起来就费劲了。所以说现在这个展览就是想再站起来,再往前行走。

今日艺术:你画的《耶稣》《外来的和尚》等,你是有信仰吗?
武明中:我信老天爷。

今日艺术:在创作中遇到瓶颈怎么办?
武明中:停下来,不做艺术,做家务。

今日艺术:做完这个展览,接下来对未来的创作方向有哪些规划?
武明中:不清楚,受心和生活的指引。

 
今日艺术网旧版: 艺术新闻 | 艺术批评 | 展 览 | 艺术财经 | 人物 | 美术馆 | 艺术经典 | 艺术教育 | 图片中心 | 图书资讯
大学生年度提名展( 2013 | 2012 | 2011 | 2010 | 2009 | 2008 | 2007 | 2006 )
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
版权所有 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【唯一官网】备案:京ICP备09040975号-3

威尼斯真人赌博官方网站